昨晚看完法语版大悲演唱会,有一个场面一直留在脑海里。前半场某一段结束的时候灯光暗下,只有一束顶光照在指挥头上,仿佛浓雾中唯一的指引与希望。悲怆又有力量。
迅速涂了一张作为纪念。

***
宝虹的细纹四面封胶本怎么那么不争气!!水稍微多点就尽情膨胀,搞得我画个小画好像在给史莱姆纹身一样……

小33还是可爱,过了很久才又把她拿出来玩,她也毫不生气呢。
继续给你买好看的小衣服好不好呀?

画了20年代感的毒藤,ds的矿物颜料是宝藏。
我到底啥时候才能把三本宝虹都用完啊……

少女。
随笔练习。

两艘迪士尼的帆船,一艘上海的,一艘东京sea的,感觉今后去别的迪士尼乐园可以继续画呢。

没憋住买了ds的矿物色分装,35色以外店家还多凑了个瀑布绿。
打开包装的一瞬间我就萎了,这包装得也太严实了啊,我体力不足做不到一个个拆出来再摁回去啊!
当然最后还是老老实实按照想象把颜色排了一下把色卡做了……不用对得起老板的人力我还是要对得起我的钱啊。
看色块想当然的排列自然还是会出点纰漏的,不过还在忍受范围内,就这样了哈哈哈~
只想说ds的沉淀和分层真是美不胜收,扩散效果恍惚间仿佛矿物晶体在纸上蔓延生长一般。
这里面有几个色是珠光的,尤其是左边一列三个,那个珠光简直堪比美甲闪粉的效果。

莽到头秃!

冥河龙是侏罗纪学园个头最小的橄榄球队正选队员,但她的突破能力大概是全队最强。

“听说等我长大了就不秃了,好想快点长大哦!”

盲眼的诗人看不见你我,他看见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光阴与回声。

不知道想画什么不知道画的是什么,只是想画,手里的笔就是脚上的红舞鞋。画画这个行为,也许是我在挣扎的生命中唯一能拥有能掌握住的东西——我甚至无法确定它的意象与结果。

花园鳗上瘾……
看过它们争食的场面就能深刻理解什么叫此时无声胜有声了——隔着水箱明明听不到任何声音却能感受到一片忙碌的聒噪。
这种小动物怎么那么好玩呢?

© 犀牛草原 | Powered by LOFTER